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第319章 合作共赢

小说: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作者:别叫我陈二狗 更新时间:2021-05-11 18:10: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个夏天可以说是老巴蒂回忆起自己儿子记忆内唯一的一段美好了。

  在剩下的内容里,林克所看到的就只有痛苦和无奈。

  首先是长期被老巴蒂‘望子成龙’而承受超高压的小巴蒂莫名其妙的被伏地魔的极端理念给忽悠成了食死徒,还是极端死忠的那一种。

  原本这就是老巴蒂心中永远的痛,结果在伏地魔倒台魔法部对其党羽进行清算之际,同时也是老部长下台,魔法部准备宣布新部长之际。

  他的竞争对手有很巧妙的抓住了老巴蒂儿子的这个污点,想要借此让本是部长选拔大热人选的老巴蒂丧失竞选资格,甚至于被赶出魔法部。

  而面对这种恶毒的攻击,老巴蒂做的也非常狠。

  他为了保住权利直接一反之前对其他食死徒那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态度,直接大义灭亲,把自己的儿子,小巴蒂给送进了阿兹卡班。

  可就算是这样,他儿子给他造成的影响还是导致在竞选大战中失败。

  再之后,老巴蒂记忆中最沉痛的部分终于到来了。

  老巴蒂那位善良温柔的妻子根本无法理解他这种为了权力甘愿大义灭亲的行为。

  在她看来权力金钱什么的都是过眼云烟,只有家人才是最总要的。

  可她却又深爱着老巴蒂,所以只能把一切的伤悲全部埋藏在自己心中,最终饱受煎熬,身受重病的她终于还是在自己生命即将抵达尽头时向老巴蒂提出了自己唯一的愿望。

  救出小巴蒂!

  后面的事情就很顺理成章了。

  爱妻心切的老巴蒂还是心软了。

  他利用自己曾经的关系网成功把服用了复方汤剂,变成了小巴蒂的克劳奇夫人与阿兹卡班中的小巴蒂进行了互换。

  随后克劳奇夫人当夜就在阿兹卡班病亡,而小巴蒂则被救出,成了一个名义上的死人,被老巴蒂囚禁在家中交给了家养小精灵闪闪照顾。

  原本故事到这里如果小巴蒂能痛改前非的话,克劳奇一家或许还能过上些平稳幸福的好日子。

  只可惜小巴蒂被伏地魔洗脑太深,回去之后还在不断叫嚣着要为伏地魔报仇。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老巴蒂对其彻底失望,最终不得不使用夺魂咒控制住小巴蒂的心神,并将其囚禁在铁笼子里,以限制其行为。

  但频繁遭受夺魂咒控制是会导致中咒者产生抗性的。

  小巴蒂就在常年的被控制生涯中逐渐恢复了理智。

  他哄骗了家养小精灵闪闪,让她以‘小巴蒂如果能看一场球赛的话说不定会有好转’的借口说服了老巴蒂,让他能得以离开克劳奇府邸,并借由魁地奇世界杯逃出了生天。

  而接下来,就是整个记忆片段中林克最最看重的一部分。

  也就是有关于老巴蒂对小巴蒂出逃事件的调查内容了。

  但这里面的结果却让林克看完后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就跟林克怀疑老巴蒂在暗中跟那些隐藏势力有勾结,甚至小巴蒂一直就都是老巴蒂救走的一样。

  老巴蒂也怀疑弗利家族已经彻底投入到了伏地魔阵营里面,成为了救走小巴蒂,并在暗中搞风搞雨。

  说老实话,老巴蒂对这整件事的了解其实并没有林克想象的那么深。

  他相比林克唯一的优势就在于他是魔法部高官,有从魔法部内部获取情报的能力。

  而从他为了寻找儿子搜寻的情报来看,魔法部内部的确出现了一个隐藏着的阴暗势力,且可以肯定的是,小巴蒂那天晚上之所以会失踪,乃至于这次三强争霸赛中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意外,全部都是因为这个势力在暗中搞鬼的结果。

  且真正值得注意的是,老巴蒂已经查明,这个势力团体的大本营,就在傲罗办公室!

  这也是老巴蒂这段时间为什么一直这么紧张,看上去一副神经衰弱的原因。

  老巴蒂没有林克作为穿越者那种先知先觉的优势,他用自己作为政客的职业经验去推测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影藏在傲罗办公室这么一个全魔法部最顶级战力部门中的势力最终想要达成的目的是要发动政变,从而彻底掌控整个魔法部。

  一旦被他们知晓自己一直在偷偷调查,那么对方想要从物理层面上消灭自己简直就如吃饭喝水般简单。

  “呼!”

  看完了记忆,林克长呼了一口气,终于将自己的意识从老巴蒂脑内抽离。

  总体来说林克认为自己这一波收获还是颇丰的。

  不仅拿到了伏地魔暗中势力已经潜入魔法部并在傲罗办公室扎根的证据,还真正确认了老巴蒂的立场。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相当好办了。

  林克嘴角再度上扬,用友善的眼神朝老巴蒂看去。

  摄神取念在读取对方记忆的时候也是在帮对方回忆过去,这就意味着林克刚刚所看到的一切实质上老巴蒂本人也都重新经历了一边,所以现在老巴蒂脸上的悲愤之情相当浓郁,眼中还隐含泪水。

  现如今的他已经完全丧失了耐心,见林克再度看来便直接咬牙道:

  “你们弗利家族到底想要做什么?”

  “做和你差不多的事情。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们跟那个潜伏在傲罗办公室的势力没有半点关系。不仅如此,事实上我们跟那个势力也是敌对的。所以秉承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真理,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尝试着进行一些合作。你觉得呢?”

  林克微笑着说道。

  他觉得跟老巴蒂进行合作是一件相当有必要的事情。

  毕竟对方不仅在魔法部具备一定的实力,且在本次三强争霸赛中还担任了裁判的职位,具有相当大的话语权和力量,对他揪出隐藏在整个三强争霸赛赛制中的内鬼很有帮助。

  当然,最重要的是老巴蒂作为裁判,和主办方之一,他完全有权利可以修改第三个项目的比赛规则和内容。

  这样一来,林克就可以利用对方打造出一个完全有利于他自己的战场,用于跟那个隐藏实力决战。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林克并不觉得老巴蒂会这么轻易的屈服。

  从他在对待自己儿子教育过程中表现出的强势来看,这是个非常顽固,且心中藏着一股狠劲的人。

  这种家伙很容易脾气一上来就跟人玩鱼死网破这一套。

  然而让林克感到诧异的是,还不等他酝酿完毕,老巴蒂便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我相信你,我也可以跟你们合作。”

  “哦?你竟然答应的这么干脆?”

  林克有些惊讶的说道。

  但闻老巴蒂却有些鄙夷的看了林克手中已经在闪着白光的黑檀木魔杖道:

  “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你看的还真是通透!”

  林克大笑着说道,说着也散去了魔杖上已经汇聚的魔法灵光。

  老巴蒂说的没错,他实质上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要他敢拒绝或者讨价还价,林克就会毫不犹豫的再赏他几发钻心咒尝尝。

  反正就算最后折磨死了,林克也能让老克烈找人喝复方汤剂假扮一阵。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来立‘牢不可破的誓’吧。”林克眼神一凛道,“以彻底消灭那个隐藏组织为期限,同时在不让你丧失生命的前提条件下,你必须完全听从我的指挥,没得到允许不得做任何伤害我以及弗利家族利益的事情。而作为回报,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可以继续待在魔法部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的位置上,同时,我还可以保证拯救你儿子小巴蒂·克劳奇的性命。”

  “哈!这恐怕不是合作,而是想把我当做奴隶来使唤吧?”老巴蒂讥笑着说道,“不过无所谓了,这样的条件我也可以答应。只不过有关于最后的回报问题,我需要进行一些修改。”

  “哦?”

  林克只觉得老巴蒂是在讨价还价,有些不满的说道,“说说吧,你还准备要什么?”

  “我要小巴蒂死!”

  此一出,林克的眉头便挑了起来。

  他凝视着老巴蒂那张狰狞的脸,心中的摄神取念咒随便一运转就十分轻易的从其上读出了那种对小巴蒂刻骨铭心的仇恨、后悔、杀意以及对权力的贪恋。

  这让林克明白了一件事。

  老巴蒂本质上跟珀西,或者说是他们这些zz家们全都一样,都是一些可以不顾一切的权力野兽。

  老巴蒂当初可以为了权力放弃小巴蒂,现在自然也能为了权力杀死自己的儿子!

  笑容再度浮现在了林克脸上。

  他没有出嘲讽老巴蒂的这种行为,而是笑着朝他伸出了手。

  “成交!”

  老巴蒂那狰狞的脸也逐渐变得冷漠平静了下来,他勉强起身,伸手跟林克握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一名全身笼罩在猎装斗篷下的精锐猎人也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伸出了魔杖。

  “誓约…开始……”

  一道细细的、耀眼的火舌从魔杖里喷了出来,就像一根又红又热的金属丝,缠绕在林克和老巴蒂相握的两只手上,并伴随着两人念诵的具体誓不断向两人的全身蔓延,直到将两人彻底捆成一体。

  ……

  次日,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终于结束,霍格沃茨也又被阴云和冰雪所笼罩。

  往日里每到这种天气除了那些魁地奇狂热爱好者们还会顶着风雪外出训练外,其余的学生全都会变得萎靡和怠惰,除了必要的上课学习外几乎会放弃一切室外活动,窝在休息室里看书或者下棋。

  然而今天不同。

  几乎所有学生全都起了个大早,聚拢在一起兴奋讨论着有关于昨天的比赛。

  其最核心的话题便是——湖底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作为整个比赛的真正主角,勇士们自然是重点的被询问对象。

  可惜的是,包括哈利在内的所有勇士都已经被裁判们下了封口令,严禁他们泄露任何有相关情报。

  这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勇士们这种半遮半掩的暧昧态度使得学生们更加好奇了。

  而偏偏勇士们闭口不,那么学生们就只能将退而求其次,将目标转向了同去了湖底的人质们。

  罗恩是所有人质最乐意向大家讲述真相的存在。

  尽管实质上他也对事情的经过不甚了解,但这并不妨碍他胡编乱造一通,以此来博取别人的关注。

  这样做的效果相当拔群,才刚一大早礼堂内就聚拢了一大群人,包括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学生在内的几乎所有人全都围在罗恩身边,屏气凝神从着他胡咧咧。

  林克也正在礼堂内享用早餐,他的身侧空无一人,赫奇帕奇的人们也都聚到罗恩身边去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昨夜他们的确举办了一场场面盛大的宴会,且还破天荒了邀请了包括艾米丽在内的许多斯莱特林参加,大家聚在一起一直闹腾到了黎明,十分开心。

  只是在不能给林克灌酒的情况下,就算是塞德里克和约翰也没能从林克口中获知任何有用的情报。

  嫌弃的摇了摇头,将杯中的牛奶一饮而尽,随后便不再理会那边被罗恩唬的一惊一乍的人群,径直来到了斯内普的办公室。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往日里一直习惯于修仙的斯内普这次竟是睡了个懒觉,林克在办公室内翻找了半天,最终艰难破开了起居室房门上的禁制后这才终于见到了依旧沉睡着的斯内普。

  和平常表现出来的阴森不同,斯内普的起居室在林克看来其实非常温馨。

  在这里你找不到任何有关于魔法和魔药的事物,其整体装修风格跟嘤国七十年代那种普通麻瓜的自建房民居极其相似,甚至还要更加简陋一些,就连斯内普睡觉用的床都是那种小小的单人床。

  如果别人不提的话,他人甚至都不会觉得这会是一个巫师的住所。

  不仅如此,林克还在这间起居室内发现了一整面墙被摆放在木架子上的杯子。

  它们花色材质各不相同,历史跨度更是惊人,根本不像是日用品,倒更像是斯内普的收藏。

  至于斯内普本人的床榻那就更离谱了。

  林克第一次知道,原来斯内普睡觉也是会穿睡衣的。

  而且还是那种老土到令人不敢直视的黑绿色睡袍,上面隐约好像还绣着斯莱特林的银蛇标志,看上去就好像是斯莱特林学院搞活动送的赠品,亦或者是林克前世某些小女生买的盗版周边。

  s..book277781843599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