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第259章 你拥有足以颠覆世界的力量

小说: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作者:别叫我陈二狗 更新时间:2021-03-18 18:18: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弗利夫人走了。

  在说了一大堆警告的话语后恋恋不舍的走了。

  只留下了小纽扣这个家养小精灵来照顾林克。

  当然,所谓的照顾仅仅只是名义上的。

  实质上小纽扣起到的作用依旧是防止凯恩医生做出些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林克对弗利夫人留下小纽扣的做法很赞同,因为他也觉得凯恩医生不太正常。

  尤其是弗利夫人在临走前还跟林克说了那么一大堆话,这让林克很难不往某些奇怪并且糟糕的方向去联想。

  不过事实证明,林克的担心好像是多余的。

  因为根据林克的观察。

  凯恩医生每天都会雷打不动的在早晨7点起床,然后绕着小教堂跑上个十圈,权当是锻炼了。

  然后下午他会背上全套的钓具,跑去教堂后面的一个小池塘里钓鱼。

  但每次他都是空军,一条鱼也钓不回来。

  林克也曾怀疑过他是在借钓鱼之名做些不可告人的事情,所以偷偷跟着去过几次。

  可惜的是,凯恩医生就是在单纯的钓鱼,也就是偏偏一条鱼都钓不上来。

  这就好像是那条池塘里完全就没有鱼。

  亦或者他钓的不是鱼,而是某种林克压根看不见的东西一样。

  晚上吃完晚餐后,凯恩医生则是会跪坐在礼拜堂里开始祷告。

  这一点倒是比较奇怪,因为一般这种日常性的祷告都会被放在早上进行。

  而且凯恩医生所祷告的那座神龛里供奉的也不是常规的十字架之类的东西,而是一个铁制的徽记。

  那徽记由一个三角形、一个圆形以及一条笔直的竖线重叠所组成。

  不知道为什么,林克觉得那徽记很眼熟,却偏偏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而在祷告完成后,凯恩先生会拉着林克去到地下室,给林克做治疗以及检查。

  最后把林克赶出去,自己在地下室里瞎鼓捣,一晚上都不回再出来。

  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七点。

  林克曾经十分的恶意揣测过,凯恩医生可能每天晚上就睡在那张解剖台上,每晚枕着那些动物标本睡觉。

  不过总体来说,凯恩医生每天不论是生活还是饮食都正常的不得了。

  简直比林克过得还要健康!

  当然,林克最在意的还是自己身体里那种特殊血脉的由来以及凯恩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

  前者林克也曾试探着问询过凯恩医生,但凯恩医生的态度很坚决。

  他说他尊重弗利夫人的想法,什么也不会告诉林克。

  至于那所谓的治疗,林克则是彻底无语了。

  凯恩医生并没有如林克想象中的那样对林克进行一大堆丧心病狂的人体试验以及各种残忍的所谓治疗。

  事实上他的治疗方案也正如他的日常生活一样,正常简单的不可思议。

  他让林克每天睡觉前摆出一个类似于某些奇葩佛像的古怪姿势进行冥想,并美其名曰这是为了让林克能够掌握心灵的力量!

  老实说这项练习对林克来说并没有多少难度。

  他当初在学习大脑封闭术的时候可没少进行冥想,这使得他每次都能很轻易的进入深层次的冥想状态。

  至于心灵的力量他其实也早就已经初步掌握了,具体成效就是限制住麦克的心之壁。

  起初的时候林克还以为这种冥想法能增强他对心之壁的掌控,但练了半个月,别说心之壁强化了,林克甚至就连大脑封闭术的经验值都没能获得一点。

  另外凯恩医生每天都会采集一小管林克的鲜血,做一些血液检查,然后实时调配出一瓶黑漆漆的,十分恶心的魔药给林克喝。

  并且整个制药过程他都不会避讳林克的旁观,甚至于林克后续还对这些魔药施展过斯卡平现形咒。

  但测试结果却出人意料的表明这些魔药内蕴含的珍贵材料多到数不胜数,且互相不冲突,并不具备毒性,简直都可以用十全大补汤来形容了。

  在这些魔药的作用下林克短短半个月就增重了十斤。

  这还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胖,而是身高增长,肌肉以及骨骼密度增加所带来的。

  简而之就是他变得更强壮了!

  并且林克感觉自己的魔力总量也被滋养的增加了不少。

  这对林克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消息。

  但林克始终想不通这些魔药以及那冥想和治疗他的身体弊病有什么关系。

  最初的时候林克还有些不敢问,但随着时间推移,林克和凯恩医生也逐渐混熟了。

  这让他在治疗临近结束的一个傍晚终于是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那个问题。

  你这些所谓的治疗到底有什么用?!

  当然,林克实际说出来的辞比较委婉,但从根本上来说,就是这么个意思。

  而闻凯恩医生似乎也是被问住了。

  他原本正在进行常规的血液检测,结果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

  虽然鸟嘴面具遮挡住了他的脸,但林克猜他这一刻的表情一定是懵比的。

  隔了好一会儿,凯恩医生才放下了手里的工具,开口说道:

  “抱歉,我原本以为你能理解的,不过很显然,我高估了你的智慧。”

  凯恩医生一开口就是老毒舌了。

  但他这种毒舌却还和斯内普那种赤果果的就是要讽刺你不同。

  凯恩医生说话时的语气平静认真极了。

  这就好像是他压根不是在嘲笑或者辱骂你,而是在阐述一个简单的事实一样。

  老实说,相较起来林克还是更愿意被斯内普喷。

  毕竟斯内普毒舌他还能进行反击,但凯恩教授,啧,那是真的气人。

  对方的态度太诚恳了。

  以至于你甚至都不好意思骂回去。

  这种感觉难受的让林克瞬间露出了苦瓜脸。

  不过凯恩医生显然并没有察觉到林克的情绪变化,他凑近了些继续说道:

  “事实上我给你喝的那些魔药都是我每天观测你身体内各种血脉的浓度所调配出来的抑制剂。它能够有效的压抑你体内的那种特殊血脉,从而让他们对你人格的影响降到最低。但就结果来说的话它和你所掌握的大脑封闭术是一样的。这两者的区别在于大脑封闭术是通过封闭你的大脑,强大你的精神来抵抗这种影响。而抑制剂则是直接作用在那特殊血脉上,压制它们的影响力。你之所以感觉不出来,可能只是因为大脑封闭术已经屏蔽了绝大部分的影响。所以剩下那些影响就算消失了你也感受不到。”

  “那么你让我进行的那些冥想呢?”

  “这是为了能够彻底根除这种来自特殊血脉对你的影响。”

  “根除?”

  “没错。通过我这段时间的药物治疗,我的确帮你构筑了一层可以压制特殊血脉效果的封印,但这种封印只是暂时的。根据我的推测,这封印的有效期大概只有一年。而我所教给你的之前交给你的冥想方式中则隐藏着彻底根除这种影响的功能。当然了,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关于如何领悟这里面的关键我根本给不了你任何提示,完全都需要靠你的天赋。”

  凯恩医生说着说着又离林克更近了一些,“林克,你知道吗?其实你那些血脉中埋藏着一股足以颠覆世界的力量!而一旦你彻底领悟了那冥想法中的方法,那么不仅仅它们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会彻底消失。你还能进一步的化那些力量为己用!”

  “啊!我由衷的希望这一天能够尽早的到来!我们可都在等着你呢!林克!”

  说到这里,凯恩医生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了。

  他举着双手,一边说着些‘你要加油’‘你要努力’之类的话,一边不断向林克靠近,似是想要拥抱林克一样。

  这还是林克第一次见到凯恩医生如此失态。

  并且林克还发现在这种情绪状态下,凯恩医生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气也越来越重了。

  弗利夫人临走前的警告在林克耳边响了起来。

  林克没有慌乱,没有顺从,也没有说话,而是瞬间举起魔杖,对准了凯恩医生。

  浓缩的诅咒之力正在不断凝聚在黑檀木魔杖的杖尖之上,尽管其本身是无形的,但如此高浓度的魔力汇聚还是导致杖尖周围的空气都发生了肉眼可见的扭曲。

  只要凯恩医生再有任何异样的举动这股力量就会席卷整个地下室,并将这里除林克本身外的一切全都撕成碎片!

  不仅如此,一直藏在林克身上的溜溜球和阿卡姆也察觉到了外面的异动。

  它们从林克衣领中探出头来,满怀恶意的凝视着凯恩医生。

  在这多重的威胁下,凯恩医生好像冷静了下来。

  他不再继续向林克靠近,但双臂却依旧张开着,似是在邀请林克主动去抱他一样。

  不过林克又怎么会去做这种蠢事呢?

  他面朝凯恩医生缓缓退出了地下室。

  嘭!

  一直到那活板门被重重关上,林克才散去了杖尖上凝聚的魔力。

  外面的房间并没有点灯,无尽的黑暗瞬间就将林克淹没了进去。

  诡异的是,身处黑暗中的林克竟是感到了无比的安全和宁静。

  他整理了下情绪,便开始了思考。

  首先能确定的是,凯恩医生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因为凯恩医生刚才对林克根本没有任何警惕,林克非常轻松的就把摄神取念咒的测谎能力用在了他的身上。

  而如果真如凯恩医生所说的话,那事情就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因为对方有明确表达过他们正在等待林克彻底‘成长’起来。

  这个他们是谁?

  他们又想做什么?

  林克一概不知。

  但他坚信这帮家伙绝对没安好心!

  林克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陌生人。

  这是林克前世用二十几年才总结出来的生活经验。

  当然了,林克对凯恩医生口中‘足以颠覆世界的力量’还是挺感兴趣的。

  因此凯恩医生教导的那种奇怪冥想法还需要继续练习下去。

  虽然暂时而林克压根就看不出这有什么用就是了。

  而且,这种修炼和所谓的治疗已经不能继续在这里进行下去了。

  要知道他可是才险些和凯恩医生爆发直接的战斗冲突。

  林克可不认为凯恩医生会大方到在这种事情发生后依然全心全意的对他进行治疗。

  尽管凯恩医生表现的的确很正常。

  最重要的是,凯恩医生的药物治疗虽然没有完成,但也已经颇具成效了。

  配合上lv5大脑封闭术的话,林克预估自己至少未来6年内都不会受到那种特殊血脉的特殊影响。

  借助系统的能力,这6年的时间也应该足够他积累下可以找到新方法或是逼迫凯恩医生为他再次进行治疗的力量了。

  如此想着,林克打了个响指,召唤出了小纽扣,并吩咐他带自己回家。

  这让小纽扣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

  弗利夫人把他留在林克身边就是为了做这件事的。

  而他本身,其实早在好几天前就有些忍不住想要带着林克回家了。

  毕竟他也看着凯恩医生不像是好人,而且他也不忍心看林克天天被抽血。

  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小纽扣几乎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扑到了林克身上,然后打了个响指。

  嗡!

  熟悉的眩晕感再度传来。

  或许是小纽扣过于操之过急的缘故,这次幻影移形的时间以及不适感明显上了一个大台阶,已经到了林克有些难以忍受的程度。

  可尽管如此,但当他再度脚踏实地时,林克还是露出了微笑。

  因为他终于又回到了熟悉的弗利城堡。

  而且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弗利夫人。

  此时的嘤国已是深夜,整个弗利城堡的大厅内都静悄悄的,只有壁炉内燃烧着的蓝色魔法火焰还在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并同时为整个大厅提供着冷气。

  身穿睡衣的弗利夫人正蜷缩在沙发上酣睡着,沙发旁的地板上还摆放着一瓶还没喝完的威士忌,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酒精的气味。

  这让林克本能的皱起了眉头,他不喜欢酒味。

  但很快林克的眉头就又舒展了开来,变得怜惜和感慨。

  因为此刻的弗利夫人肉眼可见的憔悴了许多。

  甚至即便在睡梦当中弗利夫人也是一副愁容,就好像那些白天折磨着她的烦心事就连晚上也不愿意放过她。

  林克很清楚,那所谓的烦心事就是他自己。

  这也是林克第一次看到弗利夫人饮酒。

  ‘这段日子……她恐怕过得很辛苦吧?’

  林克情不自禁的这样想着。

  随后他温柔的将一条毯子盖在了弗利夫人的身上。

  而就在毯子接触到弗利夫人的瞬间,弗利夫人脸上的愁容也舒缓了下来。

  ……

  与此同时,小教堂内。

  凯恩医生推开了活板门,沿着楼梯缓缓走了上来。

  身处黑暗中的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最终才将目光落在了林克先前最后站立的地方。

  “呼~”

  凯恩医生呼了口气,解下了自己头上戴着的鸟嘴面具。

  伴随着面具的解除,一张蛾眉螓首的清冷少女面庞也出现在了黑暗当中。

  所谓的凯恩医生,竟是一个女人!

  如果林克还在现场,恐怕会被直接惊掉下巴。

  名为凯恩的少女手上微微用力,那鸟嘴面具便在她的揉搓着变作了一只漆黑的渡鸦。

  “贝克曼,那孩子逃走了。不过……我已经把那东西教给了他。”

  少女凯恩用一种不带丝毫感情波动的声音朝渡鸦说着。

  和她的长相一样,她的声音此刻也不再是之前那副引人发笑的样子,而是变成了正常的少女音。

  渡鸦记下了少女凯恩的话语,扑扇着翅膀从窗口飞了出去。

  做完了这一切后,少女凯恩又来到了礼拜堂,朝着神龛内那铁制徽记再度无声的祈祷了起来。

  s..book277781780765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