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天都快要亮了的时候林克才终于走出了斯内普的办公室。

  此时的他整个都已经有点虚脱了。

  这一晚他在斯内普的强迫下直接连续做了十五次充饥用营养剂,一直到他将营养剂做的跟斯内普所给出的成品几乎一致后斯内普这才暂时放过了他。

  注意,这只是暂时放过了他。

  因为斯内普后续还给林克布置了背诵《材料学成分图表》、《魔药配方学》、《基础炼化学》等等的作业。

  直这接就给林克弄懵了。

  当然了,林克之所以会有点虚弱并不是一夜没睡过度疲劳或者是作业太多心灰意冷的原因。

  毕竟斯内普也是老修仙人了,他那里的提药和精力补充魔药很多,在随便喝的情况下林克就算修上整整一周的仙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造成林克现在这幅精神恍惚状况的最主要原因还是斯内普会强迫着林克品尝自己做出来的营养剂。

  那种恐怖的味道林克感觉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

  不过这样艰苦的付出也是有收获的。

  此刻在林克的面前就闪烁着这样一条信息。

  充饥用营养剂lv2已获得!

  看着这排信息缓缓隐去,林克又叹了口气,转身回望了一眼自己背后的圆拱形石门。

  虽然斯内普没有明说,但他的意思林克还是明白的。

  他无非是想要通过教导林克斯卡平显形咒以及其他有关于魔药的高端知识来让林克能够自创或是改良出一些魔药,借此来让林克获得梅林勋章罢了。

  毫无疑问,这个傲娇的老混蛋是好心的。

  只不过林克却觉得他这完全是好心办了坏事。

  因为重新学习整个高端魔药知识体系来创造魔药配方这个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

  林克觉得自己如果走改良发明新魔咒这一路线的话应该会更加省力和快捷。

  要知道他之前就已经通过改良续满咒获得了人体爆炸术了,在这方面也算是积累了一些经验。

  不过魔药方面他还是打算继续跟着斯内普学习高端知识的,毕竟虽然原著中有关于魔药的描述似乎并没有太多,但严格来说这整个巫师世界就是由魔咒和魔药所构成的。

  在这里魔药的地位其实一点都不比魔咒药低,它所能做到的很多事情都是魔咒所做不到的。

  现今之所以很多人都觉得魔药式微只不过是因为相比于学习魔咒,深入学习魔药学需要极高的天赋以及巨量的资源,很多人负担不起罢了。

  现在斯内普既然愿意无偿提供一切条件教导林克,那就算是再苦再累林克自然也是要把握住这个机会的。

  不就是学业任务紧一些吗?

  了不起学着跟斯内普那样做修仙达人!

  林克的目标就是魔咒魔药两开花!

  如此想着,林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便迈步走进了黑暗当中。

  趁着天还没彻底亮起来,林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那就是继续去二楼的女生盥洗室检查一下阿卡姆的踪迹。

  现如今邓布利多给他的特制版缩小咒林克已经完全掌握了,如果林克能直接找到阿卡姆并将其缩小带在身边的话那就算剧情惯性依旧把那本日记本送到了霍格沃茨,阿卡姆也不会被伏地魔重新控制了。

  但令人失望的是,不管林克如何朝那个张开的管道内呼喊,阿卡姆也丝毫没有要回应的意思。

  一直到天光大亮林克这才暂时放弃了搜索。

  不放弃也不行了。

  外面的走廊里已经隐约传来了其他学生们的交谈声,如果这时候有人进入了盥洗室那林克可就真说不清楚了。

  “林克,你昨天一晚上都没回来!你到底是去哪了?”

  林克才刚一从盥洗室出来,约翰那熟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看着约翰脸上那焦急的表情,林克有些失落的说道:

  “别提了,我被斯内普抓去当了一晚上的苦力。”

  “哦!这还真是倒霉!要不你先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

  约翰有些怜悯的拍了拍林克的肩膀。

  林克去年每次去斯内普那不是吃药就是当苦力,这一点他们早就已经接受了。

  “还是算了吧,现在睡了一会儿起来反而会更累的。”

  林克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管提神药剂喝了下去。

  今天的第一堂课就是保护神奇生物课,凯特尔伯恩教授的教学水平应该会比原著中的海格强上不少,林克对此非常感兴趣,所以并不想缺席。

  而约翰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陪着林克一起向着楼下走去。

  保护神奇生物课的场地一般都位于禁林周围或者黑湖周围的草地上,当林克和约翰到达预定地点的时候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但这里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值得一提是这里的男生们都在奔跑打闹,发泄

  一直到天都快要亮了的时候林克才终于走出了斯内普的办公室。

  此时的他整个都已经有点虚脱了。

  这一晚他在斯内普的强迫下直接连续做了十五次充饥用营养剂,一直到他将营养剂做的跟斯内普所给出的成品几乎一致后斯内普这才暂时放过了他。

  注意,这只是暂时放过了他。

  因为斯内普后续还给林克布置了背诵《材料学成分图表》、《魔药配方学》、《基础炼化学》等等的作业。

  直这接就给林克弄懵了。

  当然了,林克之所以会有点虚弱并不是一夜没睡过度疲劳或者是作业太多心灰意冷的原因。

  毕竟斯内普也是老修仙人了,他那里的提药和精力补充魔药很多,在随便喝的情况下林克就算修上整整一周的仙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造成林克现在这幅精神恍惚状况的最主要原因还是斯内普会强迫着林克品尝自己做出来的营养剂。

  那种恐怖的味道林克感觉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

  不过这样艰苦的付出也是有收获的。

  此刻在林克的面前就闪烁着这样一条信息。

  充饥用营养剂lv2已获得!

  看着这排信息缓缓隐去,林克又叹了口气,转身回望了一眼自己背后的圆拱形石门。

  虽然斯内普没有明说,但他的意思林克还是明白的。

  他无非是想要通过教导林克斯卡平显形咒以及其他有关于魔药的高端知识来让林克能够自创或是改良出一些魔药,借此来让林克获得梅林勋章罢了。

  毫无疑问,这个傲娇的老混蛋是好心的。

  只不过林克却觉得他这完全是好心办了坏事。

  因为重新学习整个高端魔药知识体系来创造魔药配方这个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

  林克觉得自己如果走改良发明新魔咒这一路线的话应该会更加省力和快捷。

  要知道他之前就已经通过改良续满咒获得了人体爆炸术了,在这方面也算是积累了一些经验。

  不过魔药方面他还是打算继续跟着斯内普学习高端知识的,毕竟虽然原著中有关于魔药的描述似乎并没有太多,但严格来说这整个巫师世界就是由魔咒和魔药所构成的。

  在这里魔药的地位其实一点都不比魔咒药低,它所能做到的很多事情都是魔咒所做不到的。

  现今之所以很多人都觉得魔药式微只不过是因为相比于学习魔咒,深入学习魔药学需要极高的天赋以及巨量的资源,很多人负担不起罢了。

  现在斯内普既然愿意无偿提供一切条件教导林克,那就算是再苦再累林克自然也是要把握住这个机会的。

  不就是学业任务紧一些吗?

  了不起学着跟斯内普那样做修仙达人!

  林克的目标就是魔咒魔药两开花!

  如此想着,林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便迈步走进了黑暗当中。

  趁着天还没彻底亮起来,林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那就是继续去二楼的女生盥洗室检查一下阿卡姆的踪迹。

  现如今邓布利多给他的特制版缩小咒林克已经完全掌握了,如果林克能直接找到阿卡姆并将其缩小带在身边的话那就算剧情惯性依旧把那本日记本送到了霍格沃茨,阿卡姆也不会被伏地魔重新控制了。

  但令人失望的是,不管林克如何朝那个张开的管道内呼喊,阿卡姆也丝毫没有要回应的意思。

  一直到天光大亮林克这才暂时放弃了搜索。

  不放弃也不行了。

  外面的走廊里已经隐约传来了其他学生们的交谈声,如果这时候有人进入了盥洗室那林克可就真说不清楚了。

  “林克,你昨天一晚上都没回来!你到底是去哪了?”

  林克才刚一从盥洗室出来,约翰那熟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看着约翰脸上那焦急的表情,林克有些失落的说道:

  “别提了,我被斯内普抓去当了一晚上的苦力。”

  “哦!这还真是倒霉!要不你先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

  约翰有些怜悯的拍了拍林克的肩膀。

  林克去年每次去斯内普那不是吃药就是当苦力,这一点他们早就已经接受了。

  “还是算了吧,现在睡了一会儿起来反而会更累的。”

  林克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管提神药剂喝了下去。

  今天的第一堂课就是保护神奇生物课,凯特尔伯恩教授的教学水平应该会比原著中的海格强上不少,林克对此非常感兴趣,所以并不想缺席。

  而约翰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陪着林克一起向着楼下走去。

  保护神奇生物课的场地一般都位于禁林周围或者黑湖周围的草地上,当林克和约翰到达预定地点的时候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但这里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值得一提是这里的男生们都在奔跑打闹,发泄

  着他们取之不竭的精力。

  至于女生们则是聚拢在了更加靠近黒湖的那一侧。

  在那里,几只浑身都沐浴在金光下的圣洁独角兽正在饮水,这些外表圣洁的美丽生物对于女生们的吸引力非常强。

  一晚没睡的林克并没有参与进男生们的打闹中,而是独自躺在了草坪上。

  今天的天气十分不错,太阳公公早早的就挂在了天上。

  托了它的福,草坪上积留的水汽已经被完全蒸发,躺上去暖烘烘的就像是躺在了毛毯上一样舒服。

  这让林克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眯了起来。

  不过老天爷显然并不想要林克松懈下来,林克才刚躺下没多久,一个沙哑高亢的声音便自远处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过来!尤其是你们那些女生!别去逗那些独角兽了!快过来上课!”

  “梅林的胡子!”

  林克轻轻咒骂着,最终却还是艰难起身向着那声音的来源走了过去。

  在那里,穿着一身卡曲服的凯特尔伯恩教授正笔直的站在那,望着学生们朝他这里聚拢。

  一直到所有学生都到齐之后,凯特尔伯恩教授这才点了点头,挑了挑他的断眉说道:

  “我叫西尔瓦努斯·凯特尔伯恩,你们的保护神奇生物课教授,你们可以叫我凯特尔伯恩教授或者直接叫我教授!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将会带领你们深入的去了解神奇生物的知识……”

  凯特尔伯恩教授滔滔不绝的讲着。

  林克直到现在才发现他的声音很粗糙沙哑,语调也很奇怪,听上去莫名的有些喜感。

  这让林克边上的一个格兰芬多少年忍不住笑出了声。

  说老实话,他笑的声音其实很轻,但凯特尔伯恩教授还是瞬间就扭过了头来,用他那有些浑浊的双眼死死盯着那男生恶狠狠的说道:

  “你觉得我的声音很好笑吗?”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