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林克就醒了。

  准确的说,他是被闪醒的,因为此刻他眼前正有一条信息在不断闪着金光。

  续满咒lv4已获得!

  意识到自己眼前词条的含义之后林克瞬间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他的动作之大,甚至导致整个上下铺都震动了一下,所幸睡在他上铺的约翰还处在被被子妖精深层次封印的状态,并没有因此而醒来。

  林克此刻也没有在意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而是沉浸在了意识中开始检查续满咒升级后的收获。

  和前面几次升级一样,本次续满咒达成lv4同样也增强了续满咒的效果以及可控制性,同时还让林克有了无声施展续满咒的能力。

  只不过他所获得的这种无声施法技巧是通过在心中默念咒语的方式来辅助控制魔力在外部形成法术模型,从而施法。

  这和他之前所理解的直接用精神力控制魔力形成法术模型的方法有些偏差,算是一种捷径,毕竟以他现在的精神力,想要控制魔力做出精细操作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就算是这种走捷径的偷懒方式,林克其实也是在获得了金手指的帮助下勉强达到的,这也就是说他如果想要让其他魔咒也变成无声咒,依旧需要提升相关魔咒的技能等级。

  另外除了无声版的续满咒,林克还从升级所带来的知识内获得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续满咒其实并不单单只能用来续杯。

  要知道续满咒的原理其实就是将外部的某种液体重新填满某种容器,而这个容器的概念,实际上很宽泛。

  水杯是容器、碟子是容器、柜子是容器、生物乃至于人也是容器!

  想象一下吧,如果你将一个活人的肺泡视作容器对其施展续满咒会怎么样?

  那么把肺泡换成大脑呢?换成膀胱乃至于心脏呢?

  如果这种操作方式能够成立,那么续满咒将一下子从一种仅仅只能用来续杯的魔咒变身为一种强大的攻击魔咒!

  毕竟续满咒的消耗很小,发动无声无息,所能造成的伤势也十分的诡异离奇,这样的魔咒如果用在暗杀上会是一种多么恐怖的效果?

  只不过想要达成这种效果也不容易,因为现在续满咒的法术模型是被设定成仅对死物有效的。

  如果林克想要将其改造为攻击魔咒,就需要改变它的法术模型。

  而这就又绕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来了,林克的精神力还不足以使得他灵活控制魔力做出精细操作,那就更别提改造法术模型了。

  按照这样的思路,他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但林克心中却并没有气馁的想法,因为冥冥之中他有种预感,这个问题很快就能解决。

  “呼!~”

  总结完了有关于续满咒的信息之后林克原本激动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而这时,床头柜上时钟的指针也正好摆到了5点的位置,林克瞄了眼时钟,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穿戴好衣物便离开了寝室。

  续满咒的事情可以以后再研究,但现在他再不出发的话就要迟到了。

  而当林克快步赶到礼堂之时,便见费尔奇正在礼堂门厅内不断踱着步,一副焦急万分的模样。

  今天的费尔奇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他头顶那稀疏的头发被涂上了发油,身上更是套了件不知道是哪个古老年代流传下来的破旧燕尾服。

  老实说,林克相信费尔奇这已经是非常用心的打扮了。

  只是有些东西并不是依靠穿着打扮就能够改变了的,就像现在,尽管费尔奇打扮的人模人样,但他走路时那微微躬身的姿态以及其他众多的微动作依旧让他看起来像是个不入流的小人物。

  反观林克就不同了。

  虽然林克并没有像费尔奇那样特意打扮,甚至于因为超感咒再次失控的关系他的脸色还有些憔悴,但他只要和费尔奇站在一块不管是谁见了都会默认林克这个小巫师才是两人中的主导人物。

  至于费尔奇,那充其量也就只能算是个仆人罢了。

  内心对费尔奇的装扮做出了一些评价,林克脚下却没有停下,而是直接走进了门厅。

  他那并没有加以掩饰的脚步声也引起了费尔奇的注意,只见费尔奇扭头瞪了林克一眼便张口用一种压抑的声音说道:

  “你怎么现在才来?其他学生马上就要起床了!”

  “这么着急干什么?”林克没好气的白了费尔奇一眼道,“我看过邀请函了,那个什么快速念咒课要上午9点才开始,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裕。”

  闻费尔奇的表情立即变得诡异了起来,他似乎是很想责骂林克两句,但却强行忍了下来,最后只能是颤声说道:

  “是啊,如果说是距离上课我们的时间的确还很充裕。只是一会儿其他学生们可就要起床了,你难道想让他们知道你出去上快速念咒课了?”

  此一出,林克脸上的不满之色立刻就消失了。

  开什么玩笑,如果真被同学们知道了这件事,那他以后在霍格沃茨还怎么混?

  如此想着林克也不管费尔奇怎么样了,直接就快步走出了门厅。

  而才刚一离开城堡,林克便见一辆纯黑色的马车正停在广场上静静等待着。

  马车本身很普通,就是那种维多利亚时期经常能看见的那种马车款式。

  但马车头部拉着的那四头生物就不同了。

  那是一种类似爬行动物,骨瘦如柴,长着龙一样的脸和蝙蝠般宽大翅膀的大型生物,乍一看林克还以为那是骷髅马。

  但在反应过来后林克就明白了。

  这是夜骐,一种稀有且危险的生物,相传只有亲眼目睹过死亡的人才能看得见它们。

  对于自己能看见夜骐这件事林克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毕竟前世由于其职业的特殊性,死亡什么的他早就司空见惯了。

  默默打量了一番这些神奇的生物,林克便一不发的坐进了马车里。

  而不久之后费尔奇才拖着他那条有些瘸的腿小跑来到了马车前,在有些惧怕的看了眼那些夜骐后便十分自觉地坐上了驾驶位,拉起缰绳为林克坐起了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