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第17章 魔药课留堂

小说: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作者:别叫我陈二狗 更新时间:2021-03-18 18:18: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有这种感觉的并不是只有林克一个。

  事实上在斯内普走下讲台的瞬间,整个教室的气氛就变得更加严肃了起来。

  距离斯内普最近的一个格兰芬多男生更是由于过于紧张的关系,手中刮刀一个不小心便将喷嚏草切成了两半,还顺手在自己的手指上拉出了一条口子。

  鲜红色的液体瞬间就流淌了出来,滴滴答答的滴落在课桌上,同时也将那株喷嚏草染成了红色。

  那格兰芬多男生脸色大变,也顾不得去按住伤口,而是直接抬头看向了斯内普。

  果不其然,斯内普教授已经来到了他面前,此刻正在用看某种臭虫的眼神看着他。

  “哈!帕里先生!你的操作当真是令人惊叹,由于你的出色表现,一株价值2金加隆的草药就此被完全污染了!或许我应该联系预家日报将你刚才的事迹刊登上去,我相信国际魔药学会获知后一定会把这评选为本年度最愚蠢操作top10!格兰芬多扣20分!现在……把你的手伸出来!”

  斯内普毫不留情的说着,而闻,那个格兰芬多男生则是缩着脖子心不甘情不愿的伸出了那只完好的手,那表情就仿佛他正在将手伸向某种肉食野兽的血盆大口里一样。

  “真是巨怪脑子!我说的是你受伤的那只手!”

  “哦哦!抱歉!斯内普教授!”

  那男生忙不迭的换了一只手,见状斯内普面露厌恶之色,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掌并从袍子里掏出了一小瓶粘稠的绿色粘液倾倒在了对方伤口之上。

  这种粘液的刺激性一定很强,因为随即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就响了起来,那男生身体还在扭曲着,似乎是想要将手收回。

  但斯内普却死死抓着对方的手,一直到惨叫声渐渐微弱下来才猛地松开。

  “嘭!”

  那男生猛地摔回到了座位上,此时他的额头上已经因为疼痛泛起了一片细密的汗珠。

  周围同学们的表情也是变得又怒又怕,尤其是格兰芬多们,他们看向斯内普的眼神简直都快要喷火了。

  只不过他们还没有失去理智,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

  而和他们不同的是,林克在用余光观察了一下后却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因为那个受伤的格兰芬多男生虽然叫的很惨,但他手上的伤口在涂抹了那些绿色粘液后却已经不再继续流血了,有了逐渐痊愈的现象。

  很显然,斯内普教授刚才实际上是在为对方治疗。

  只不过这依然无法改变斯内普性格恶劣的事实,要知道斯内普可是魔药大师,纵使他没办法像庞弗雷夫人那样只是伸手一摸就能让伤口痊愈,但他总归是有其他治愈方法的。

  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林克便低下头再次投入进了迷乱药的制作当中。

  正如斯内普教授之前所説的那样,迷乱药的确没什么太大的难度,但这只是相对而的。

  作为二年级课程所属的魔药,它的制作流程依旧非常繁琐,且整个过程必须无比精确,一点点操作的失误都会引起连锁反应,从而导致迷乱药成品的品质下降甚至失败。

  因此林克直接投入了全部的心神,小心翼翼的剥离喷嚏草的根茎,然后将独活草碾成泥状与司格尔溶液和清水混合,再用喷嚏草根茎作为搅拌棒来回搅拌……

  而在林克专心制作魔药的时候,周围则是不断响起各种各样的坩埚爆炸声、容器碎裂声、惨叫声以及斯内普那略显愉悦的宣布扣分声。

  很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着林克这般的定性,能够丝毫不差的完成作业,尤其还是在斯内普的虎视眈眈下。

  “那条毒蛇又开始了!”

  约翰小声的在林克身旁说着。

  林克没有给他任何回应,只是专心处理着手中的黑色糊状物体。

  而约翰显然也是习惯了林克这种冷淡的态度,自顾自的说道:

  “斯内普就是整个霍格沃茨最恶劣的教授!他比我们的斯普劳特教授还喜欢包庇他学院的学生,而且还是没有底线的那种!为了确保斯莱特林学院能夺得学院杯,他总是这样疯狂找其他学院的麻烦,扣他们的分!但一遇到斯莱特林的学生他马上就会换上另外一幅面孔!就因为斯内普的包庇,斯莱特林学院已经连续蝉联了六届学院杯了!托了他的福,我最讨厌的就是魔药课!不过今天是和格兰芬多们一起上课的那就还好,毕竟格兰芬多学院才是斯内普最讨厌的学院……”

  约翰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讲着,一边说,一边手底下还在笨拙的处理着魔药材料,丝毫没有注意到一道阴影已经将其笼罩在了里面。

  “上课时说话!赫奇帕奇扣10分!”

  斯内普这突如其来的冷漠声调把约翰吓了一跳,他双手一抖差点把一旁的坩埚给打翻了。

  见状斯内普有些遗憾的收回了视线,又看向了边上的林克。

  可惜的是,林克从始至终都没有搭理约翰,手下的魔药也制作的非常用心,几乎没有半点破绽。

  只是斯内普显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他缓步在林克周围来回走着,希望通过这种施加压力的方式来迫使林克失误。

  然而,林克依旧没有能让他如愿。

  看着林克那已经快要完成了的迷乱药,斯内普那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也是出现了一抹不悦。

  最终,斯内普还是按捺不住了。

  他指着林克桌上处理完喷嚏草后还没来得及扫除掉的废料说道:

  “桌面不整洁,违反了魔药基本制作原则,赫奇帕奇扣5分!”

  罢,斯内普心满意足的扬长而去,只留下了一脸呆滞的林克。

  约翰适时的凑了过来,并没有说话,只是给了林克一个‘怎么样,我没说错吧’的眼神。

  而林克在愣了一会儿后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但和约翰猜想的不同,林克内心对此并没有太多的不满。

  他早就发现了,自从他来到霍格沃茨后遇到的每一个教授都对他非常的好,甚至都好到了离谱的程度。

  这令他有些不安。

  而现在终于出现了一个没有特殊对待他的教授,这反倒令他松了口气。

  舒展了下手臂,林克便再次投入到了迷乱药的制作当中。

  随着他将最后的坏血草粉末加入其中,那原本乌黑粘稠的液体瞬间变得清澈透明了起来,看上去就宛若是一盆果冻。

  这和书本上记载的迷乱药成品一模一样。

  林克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这时,下课的时间也到了。

  在斯内普如往常一样布置完海量的作业后,同学们便垂头丧气的开始整理起了桌面。

  林克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但还没等他收拾完,讲台上的斯内普却又开口道:

  “林克·弗利!下课后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