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第8章 询问(求推荐票!!!)

小说: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 作者:别叫我陈二狗 更新时间:2021-03-18 18:18: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实在抱歉,我刚刚从地窖里取了一些龙粪,我在课上有讲过吧?龙粪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肥料了!”

  斯普劳特教授放下了化肥袋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说道。

  罢,她也没在意塞德里克还在呢,直接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林克和塞德里克两人坐下。

  待到两人重新坐定她才接着问道:

  “林克,你的伤没事吗?”

  “没什么事,已经痊愈了,斯普劳特院长,多谢关心。”

  “那另外两个小家伙呢?”

  这次斯普劳特询问的对象不是林克,而是一旁的塞德里克。

  后者闻正了正身子答道:

  “庞弗雷夫人正在为他们治疗,已经给现场留守的同学留话了,等到治疗完毕他们应该就会过来了。”

  斯普劳特点了点头,虽然她内心无比信任林克,但了解情况也还是不能只听林克的一家之,跟那两个孩子聊一聊还是很有必要的。

  如此想着,斯普劳特的嘴角又挂上了和蔼的微笑,对着林克问道:

  “林克,你们到底是怎么起的冲突,你能跟我说说吗?”

  斯普劳特教授的语气很温和,用词也十分委婉,似乎是深怕刺激到林克。

  而林克闻则是深吸了口气,装作一副委屈和紧张的样子将今天发生在魔咒课上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至于晚餐时在礼堂的事情,他则是低着头含糊其辞。

  这样做看起来很可疑,但实际上却是林克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做出的决策。

  虽然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林克还是记得巫师世界是存在测谎手段的。

  这意味着为了保险起见,林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需要保证是真实的,要不然就可能会穿帮。

  所以后面需要用谎掩盖的事情他索性就不提了。

  是的,这样做的确有些可疑,但却也十分符合原主性格软弱、智商低下的人设。

  这样的一个人,不愿意去回忆那种痛苦的事情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林克有自信如斯普劳特这般善良是绝对不会追问他事情后续的。

  而事实也正如林克所料的那般,斯普劳特教授听完了林克的述说后脸上便又升起了心疼的表情。

  在反复安慰了林克好一阵之后她才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红的眼角继续问道:

  “林克,你最近身体有感觉到不适吗?”

  “不适?当然没有?”

  “没有吗?那你最近心情怎么样?”

  斯普劳特继续问着,而闻林克却是沉默了。

  又过了一阵子,他才抬起头说道:

  “斯普劳特教授,说实话我最近的心情的确有些糟糕。准确来说,是到达霍格沃茨后我的心情就开始变得有些坏了。当然,我并不是说霍格沃茨不好,事实上我非常喜欢霍格沃茨!但是……这里的同学似乎都不怎么喜欢我。”

  “可怜的孩子!”

  斯普劳特教授终于忍不住了,她上前两步将林克抱在了怀里,轻轻拍打着林克的后背,同时宽慰道:

  “他们不是不喜欢你,只是对你有一些误解。放心吧,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我知道了,教授。”

  林克小声回答着,但斯普劳特却依旧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反而抱的更紧了一些。

  一直到林克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斯普劳特教授才放开了手,对着塞德里克招呼道:

  “塞德里克,你带着林克先回去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知道了,教授。”

  塞德里克闻也站了起来,在和林克一起跟斯普劳特教授道别后两人便双双离开了办公室,向着赫奇帕奇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当然,由于不确定那个叫艾米丽的斯莱特林女生还在不在那个拐角里,所以塞德里克这次特意选了另外一条路线。

  这条线路有些长,路上塞德里克还在不断对林克说着安慰的话。

  这种话林克今天都听烦了,只能是条件反射性的点头,至于他的思绪则早就已经飞到了其他地方。

  刚才的问话,林克察觉到了一些不合理。

  相较于今天事情的缘由,斯普劳特教授似乎更加关心他近期的身体以及精神状况。

  当然这也可以用教授关爱学生来解释,但林克总觉得里面还有隐情。

  只是现阶段林克所掌握的信息还是太少,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暂时只能将其放到一边。

  而且不管这么说,至少他今天的表现是相当完美的。

  如此想着林克的脸上也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

  而与此同时,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那熟悉的入口也正好出现在了林克和塞德里克的面前。

  ……

  斯普劳特教授的办公室内,在确定了林克已经被塞德里克安全送走之后,斯普劳特教授便再次打开了那扇位于她办公桌后面的活板门,钻了进去。

  活板门下,是一个占地面积和其上面办公室差不多大的地窖。

  地窖的天花板上镶嵌着许多晶莹剔透的水晶,这些水晶正在散发着柔和的暗黄色光芒。

  然而地窖内却并不像是斯普劳特之前所说的那样堆放着龙粪,而是坐着霍格沃茨四大学院的院长以及校长——邓布利多。

  昏暗的灯光下,他们正围坐在一张矮桌前,沉默不语,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嘎吱!嘎吱!”

  木制楼梯被踩踏的声音从地窖出口处传了进来,闻声地窖内的众人纷纷将视线挪了过去。

  不多一会儿的功夫,斯普劳特教授那略微有些庞大的身躯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呼!”望着众齐刷刷看着自己的众人,斯普劳特教授先是长长的吸了口气,这才用严肃的语气说道,“林克他没有问题!”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角落里一个有着一头油腻黑色头发,身披一件宽大黑袍的中年男巫用一种冷漠到几乎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声音如此说着,“虽然刚刚摄神取念咒并没有侦测到他有说谎,但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却明显是异常的,所以我认为……”

  “我说了!林克没有问题!”

  斯普劳特粗鲁的打断了男巫的话。

  男巫也没有和斯普劳特争辩,他默默的将询问的视线投向了一旁阴影中的邓布利多。

  然而,后者却压根没有理会他。

  邓布利多的目光始终在与斯普劳特对视着。

  又过了一会儿,似乎是感受到了斯普劳特眼中的坚定之意,邓布利多叹了口气,朝斯普劳特点了点头。